创意启新智 · 眼界识未来

慈善是最好的个人品牌 | 当金融遇到慈善,当寺庙遇到养老

作者:高玮来源:投石星球网址:http://www.toushistar.com


侯婷婷,业内尊称“期货女神”。

14年操盘经验,发迹于日内高频交易,成名于股指期货。从无爆仓经历,胜率极高,曾创下12个月无回撤的交易记录。投资风格为短、中、长线相结合的模式。回撤小、收益高,盈利稳定是其交易特点。现在管理着数十亿资金。


前言

4月26日,早晨9点,侯婷婷带着《投石星球》的记者高玮忐忑通过上海虹桥机场的安检口,飞往目的地福建三明市。


从三明机场乘车前往吉祥寺的途中,四十多岁的司机师傅一听我们要去拜访吉祥寺,露出果然如此的神情。她接过很多从外地赶来的乘客,大都是专程前往吉祥寺的。她笑称:“自从前些年媒体报道后,吉祥寺在外地比沙县当地还出名”。她还说沙县以小吃闻名,于是超过七成的劳动人口外出做小吃生意,留守老人问题尤其严重,“吉祥寺真的是做了件好事!”


临近中午到达吉祥寺的时候,能清师父正忙着照顾老人们去食堂吃饭,看到我们过来,便快步上前跟我们双手合十,说了声“阿弥陀佛”,含笑感谢我们到来。


“大家其实都有这个善心,可能是没人第一个站出来做。那我想我先来做试试,看能不能让它激起身边人的行动力。其实我们做善事很多时候好像并没有立刻得到回报,但细细体会,其实这种变化是无形当中的,给我们内心带来一种充实和踏实,然后再做事情也会不一样。   我为能清师父和老人们做善事,我觉得是有很幸福的感觉。


侯婷婷希望等二十年后师傅如果不在了,她还能够继续去为这个养老院尽力。


养老院源起

吉祥寺坐落在福建三明市沙县琅口镇镇头村村北的红山山顶,正中的千佛宝殿、左右两栋三层高的养老宿舍楼、被两尊菩萨像连接的巨大广场、2007年寺庙扩建之前的老庙。

这就是吉祥寺的全部。


谈起它的成立还颇具传奇色彩。

上世纪九十年代,照禅法师身患骨癌,医生宣告无法继续医治,让他回寺庙准备后事。

照禅被病痛折磨得颇为难受,遂在病床上对佛发大愿,如能康复就收养100个无人照料的老人。

据传奇迹终于出现,照禅康复了,于是他开始先找愿意收住老人的寺庙。




1999年,照禅在福建沙县找到两所寺庙实验,但都失败了。因为老人入住后,这两所寺庙的僧人觉得如果老人在寺庙里离世会很不吉利。


也是同年,能清收到师父照禅的求助信,便带着积攒下的12万元只身赶赴。他们找到时任沙县统战部部长陈家禄求助,陈家禄把他带到琅口镇镇头村,指着村北的红山上有一座荒废的寺庙,这里就是现在的吉祥寺。


那一年的10月18号,照禅带着两个弟子,能清带着两个弟子,六个人正式住进了吉祥寺。当时寺里没房间,没锅灶,甚至连上山的路也没有,能清就拿出自己的12万做起步资金,用来修缮坍塌的庙宇和维持众僧的生计。到2000年10月他们陆续收住了周边18位老人,多为无人赡养者,年龄最大的有106岁。


自此,吉祥寺养老院开始常年免费收住老人。

因照禅身体虚弱,加之他不懂当地方言,能清成为养老院的实际当家师父。寺庙里开销巨大,为了维持,能清必须经常出去化缘。结果在2006年出了次车祸,

“县领导听说后都来看我以为要没有我了。结果不到半个月又要出去,他们拖都拖不住”。

能清认为这是菩萨保佑,就更加坚定出去化缘的决心。


幸运的是,后来能清在广东化缘时结识了一位香港施主,他给吉祥寺捐赠了300万元的善款,这是吉祥寺历史上数额最大的善款,也是吉祥寺起步的最重要资金。用这些善款,能清新建两栋三层的老人宿舍,加上老庙的宿舍,吉祥寺有了120个床位;寺庙外的观音菩萨像也竖了起来。


社会力量也没有排斥这家寺庙养老院。沙县本地的企业家了解情况后也经常过来捐款捐物,“只要开口去问很少有拒绝的”。

为此能清总说要感恩四方施主,否则养老院也维持不到现在


照顾老人家到一百岁再走”

什么是慈善?

特蕾莎修女曾对慈善表达了自己的理解:饥饿的人,所渴求的不仅是日用的口粮,而是爱、别人的照顾及与他人的关系;穷人赤身露体,所需要的不仅是用来蔽体的衣服,而是一份爱,一份甚少人愿意付出给陌生人的爱;露宿者无家可归,所需要的不仅是一座坚固的房子,而是别人视他们为亲人的那份关心。

他们其实更深层次的希望不被这个社会抛弃,因为即便是这些人,他们也有自尊,有被认同被尊重被爱的这种来自心底的需求,这才是做公益慈善的真正意义。


寺庙养老院的最大的吸引力也正在于它能给入住老人带来物质层面的平等和精神层面的富足,让老人们可以带着尊严离开。


陈宝鸡(音)今年七十九岁,两天前被女儿送到沙县吉祥寺佛教养老院。但这不是她第一次来这里。早在十年前她就来过一次,但当时孩子们以孙子还小需要她照顾为由,并不让她住进来。


陈宝鸡吃素念佛的习惯30多岁时就已养成,对寺庙也一直很有好感。现在孙子们也已长大,两个儿子去了外地打工,一年都很少回来一次;至于女儿则在沙县开了家小吃店,每天忙到凌晨一点才回家。女儿担心老人在家里种菜砍柴太辛苦,更怕她摔倒没人照顾。于是无奈只能送老人来庙里住。


但陈宝鸡对此很开心,和这里其他老人一样,她也过上了每天早上五点跟着僧人上早课,六点半进早斋的生活。从上午九点,老人们要依次念佛、进午斋、上晚课、药石、暮鼓,直到晚上八点熄灯。“大家对我都很好,这里很好,我现在唯一害怕的就是生病,自己也难受,还得被孩子接回去。”


八十六岁的赵奶奶是在吉祥寺住的最久的老人。十二年前,她想要跟着能清师父来寺庙修行,孩子们不肯,就站在寺院门口流泪。最后老人实在坚持,孩子们也看寺庙条件还算好,才答应下来。


这些年来,孩子们没少叫老人回家住,但老人就不爱回家。她觉得这里吃穿都好。但她也怕给师傅们增加负担,就经常自发去帮忙打扫老人们房间的卫生。这些年她见惯了身边老人们的悲欢故事,也见惯了死亡,她对此十分洒脱:“往生(佛教用语,指死亡)不会感到难过啊,很平静,就是菩萨带我们去就去了。我这辈子已经很知足了。”




能清说,1999年至今养老院共收住两百多位老人。“来了大家吃的住的都一样,每天必须完成的功课也都一样,不会因为你家庭条件好就吃住比其他人好,也不会因为你当过官你就不用做功课”。


对于那些老人,在能清眼里,都是很乖的老菩萨,和老宝宝。

让能清印象最深刻的是,2000年,一个将要往生的106岁老人在弥留之际提出最后一个要求:想吃一顿炒田螺。荤食在吉祥寺是被禁止的,能清无论如何不允许破戒,但老人最后一个愿望同样无法拒绝。她让弟子去后山的小溪里捡来一盘田螺大小的鹅卵石,在铁锅里炒得叮当作响。“听见了吗,我在给你做炒田螺。”能清对躺在床上已经无法动弹的老人喊。“听见了,我等着。”老人回答说。能清把切成小段的豆干喂给老人,“你要的炒田螺,好吃吗?”老人点点头,闭上的眼睛没再睁开。

走得很安详。


能清说:“照顾他们我不会累,很开心的。我还是要活到一百岁,照顾老人家到一百岁再走”。然而毕竟年事已高,从去年开始,能清把养老院的管理工作交给了更年轻的俗家弟子邓海燕,自己则去管寺院。“寺院也要搞好,没有寺院就没有养老院。而且邓院长很优秀,会比我做得好。”


其实寺院面临的问题同样严峻,能清说她现在最担心的就是老庙不能保护好,如今这座千年古刹不仅墙壁开裂,寺庙也有往下沉的趋势。万一庙塌了,再修只会花钱更多。而修缮寺庙的钱,只能寄希望于她再去化缘。


“免费的是最昂贵的”

能清师父前二十年里去化缘一直比较顺利,“但去年经济大环境不好的时候,师父出去化缘了三趟都空手回来,连机票都赔掉,师傅当时心里也很难受,我们更是愧疚帮不上忙。”养老院的现任院长邓海燕对仅依靠能清师父对外化缘维持养老院运营表示担忧。


记者问她:“到现在为止,也只有师傅一个人出去能化到缘是么?”

邓海燕无奈回答:“是的”。




按照2013年开始实施的《福建省非营利性民办养老机构省级专项补助资金使用管理办法》,吉祥寺有120张床位,从2015年开始,吉祥寺按年均入住人数获得每张床位每年2000元的补助。这些补助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吉祥寺的经济压力,但这并不意味着这家佛教养老院从此能一帆风顺,“老庙的修缮,养老院装修依然还有很大的资金缺口,包括现在固定的护工太少,我们对外号称有400个护法(义工),但绝大多数是流动性的,有空才去,养老院的专职人员只有十几人”。


“我能做的不是喊口号,一切为了老人之类,讲起来容易,但老人其实很固执的,比小孩更不好沟通。”谈到专职人员的必要性,邓海燕还提到了一个痛点:“有部分老人住进来会觉得被遗弃,怎么排解,信仰是一个工具,但寺庙里不是所有老人都信佛。我们只能说把念佛的好处告诉他,如果他没有意愿,就需要更多的时间去陪伴,需要去心理疏导。现在寺庙里的师傅也不多,他们除了早晚课和念佛,也需要休息。所以就是缺专职人员,但招聘他们都需要钱。”


邓海燕不禁感叹:“免费的东西,其实是最贵的。它要用很多爱心做基石,花比常人更多是时间和精力去经营下去。”


按理说我国有众多寺庙,分布极广,且许多位于农村。吉祥寺这种寺庙养老方式对解决农村养老问题提供了一种有效的途径。但谈到寺庙养老院可不可能推广复制,邓海燕苦笑:“寺庙养老院,我们也花了十几二十年的时间投入,感觉很难复制。尤其政府对养老问题的持续关注和监管加强,办理养老院的门槛只会越来越高,新办的估计很难获批。”


邓海燕知道,寺庙养老院的最大的吸引力在于入住老人在物质层面的平等和精神层面的富足,自己是俗家人,更多的只能做执行的事。“如果师傅不在了,我可能还是要去请其他寺庙的师傅来。”

至于再远以后,她也无法预知吉祥寺养老院会走到哪。毕竟关于寺庙养老院,吉祥寺是中国的首家,无可借鉴;或许也是最后一家,前路难行。




侯婷婷的呼吁与坚持是否有成效需要时间去看,但《投石星球》希望履行自己的媒体责任,通过这次报道能为她与吉祥寺发声,让更多人关注到在沙县有这样一个地方和这么一群人,把免费养老这件事坚守了二十年。

希望公益能继续,善心会传承。


主编观点:行善的效益与机缘

文字 | Mathilda Shen


行善有两套理论指导,一个是理性角度,以效益最大化为上。另一个则是感性角度,最远可追溯至孔孟倡导的仁心之当机发用。

理性的行善会聚焦效益的多寡,有效利他主义学派认为行善不能单靠爱心,而应该从社会资源的最优配置来考虑,发挥最大效益。在与侯婷婷为这件善事准备的时候,我很大胆的向她建议:“除了用自己资本去做善事,假如每年的善款可以让你操盘,让本金产生盈利,不但能产生更多的资金。更重要的是,也是对期货圈的操盘手来说是一个表率,除了为了自己私利操盘,能不能有为慈善资金操盘。”

这是把理性维度发挥到极致的一种体现。

然而,行善是一个纯然理性的活动吗?

如果答案肯定,那么资源有限的情况下,面对求助者,就必须透过各种计算方式去得到答案。但从另外一个角度来看,急难需要急助。行善过程中,强调实际行动的重要性远远超过理性规划。行善中的理性和感性维度并不排斥,可以共存。

机缘是善行的切入点,当机缘因触动到人的同理心而带来感动,这个感动就会化成一股行善的力量。侯婷婷的这一举动,实在让我也心生感动。坐而言不如起而行,应该顺着机缘行善,再谈效益。

而我也期待有更多人和侯婷婷、和我、和我们的记者高玮一起去思考与行动,期待那个慈善资金操盘的项目有一日能实现起来。



侯婷婷期待这个报道能影响更多金融人士

吉祥寺佛教养老院捐款方式:

全称:沙县吉祥寺佛教养老院

开户行:中国银行沙县支行

账号:414369437099

*如您需要和侯婷婷更深入交流“慈善基金”的项目,请直接留言,我们的编辑会与您联系。